主页 > 行业新闻 > 此前定位众创空间的氪空间

此前定位众创空间的氪空间

  余昇鸿告诉本刊,基于BIM 3D,WeWork的桌子、凳子、灯等都有模块化设计,设计师在设计时“就像(玩)乐高一样,2D、3D一起设计”。基于BIM,WeWork不再需要估价师根据平面图纸计算造价。建模的同时,涉及模块价格的数据会自动生成。快速扩张伴随着设施激增,这样做的好处是,基于全球供应链,理论上能使WeWork拥有更好的价格谈判筹码。例如,2016年,WeWork刚到中国,一年开了4个办公空间,大概只需要5000个沙发,但现在,一年的沙发量可能达到几万、几十万。
 
  WeWork在2015年收购了打造BIM的团队Case,在2017年收购了Fieldlens。前者能对建筑物扫描、以3D形式显示,以便更好地了解项目所需时间和成本。Fieldlens则为建筑物施工中的利益相关者提供了一个交流平台——允许项目经理、工头、建筑师、业主和运营人员等通过手机实时查看、参与管理建筑工地,记录对话并跟踪和分配问题。
 
  此外,WeWork亦将科技运用于空间运营,例如使用入住率感应器收集数据,影响设计师对空间设计的迭代。余昇鸿表示,来中国以后,大家也看到如二维码、蓝牙开锁之类的科技可以被应用,“我们在学习的过程中”。不过一位国内联合办公高层向本刊表示,WeWork没有在智能产品上投入足够多资源和精力,到现在为止还是门禁刷卡的方式,会议室没有预定体系,“你做管理平台很容易,你做管理界面很容易,但你在上游管理所有资源,以及在下游让用户用得便捷,是不容易的”。
 
  一位体验过WeWork的用户告诉该高层,自己不喜欢WeWork的原因是,“如果有人在会议室占着,我把他叫出会议室是非常难的。没有一个很显形的标志,能告诉我会议何时结束”。
 
  与中国学徒面对面
 
  根据WeWork方面数据,目前其全球共拥有超过26.8万名会员,已在全球23个国家、77个城市拥有287家办公地点,拥有1400家大企业会员(公司在全球至少有1000名员工),约占WeWork会员总数的25%。刚刚过去的夏天,来自20多个国家5000余名WeWork员工、3000余名受邀会员飞向伦敦,参加WeWork一年一度、为期3天的SummerCamp。
 
  现场几十亩地,搭起了3000多顶帐篷。当WeWork创始人Adam Neumann在他的妻子Rebekah和联合创始人Miguel McKelvey陪伴下出现时,他受到了为超级明星准备的呼喊和尖叫声。
 
  WeWork试图将SummerCamp打造为灵魂和激情的聚会。“当我们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时,我们就可以把这样的文化、热情传递给每一个人。”中国WeWork总经理艾铁成在接受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采访时说。
 
  成立于2010年的WeWork在全球各地向自由职业者、中小企业提供新型办公场所,去年达到200亿美元估值。今年6月,《华尔街日报》援引消息人士称,WeWork正在寻求以350亿~400亿美金估值完成新一轮融资,此举或使其成为美国本土尚未上市的最高估值创业公司之一,仅次于Uber。10月传出的消息称,日本软银正就出资150至200亿美元收购WeWork多数股权进行谈判。对此,中国WeWork方面表示并不清楚。
 
  在中国市场,落地三年的WeWork也在快马加鞭。
 
  2018年4月,WeWork宣布与中国竞争对手裸心社合并;7月,中国WeWork宣布B轮5亿美元融资,投资方为挚信资本、淡马锡控股、软银集团、软银愿景基金及弘毅投资,最新投后估值50亿美元。
 
  此时也是WeWork在中国的微妙时刻。
 
  一个值得关注的行业背景是,WeWork提出的联合办公模式,吸引了大批中国学徒。据国务院办公室发布的数据,2014~2015年间,我国联合办公空间(含孵化器)数量从50家发展到2300家,翻了46倍,到2016年超过4200家。
 
  2014年,地产大亨潘石屹在美国参观了WeWork,他决定把共享办公概念引入中国,推出SOHO 3Q。年底,受WeWork新一轮融资影响,无界空间创始团队坚定了投身联合办公的决心。2015年,毛大庆从万科辞职创立优客工场,称优客工场真正想做的是WeWork的学徒。2016年,此前定位众创空间的氪空间,决定转向更大市场,氪空间创始人兼董事长刘成城说过,“我们对标的就是WeWork全球”。
 
  WeWork在入华进程中,不止一次传出与本土潜在竞争对手“友好会面”的消息。
 
  今年5月,刘成城接受凤凰科技采访时称,氪空间在今年年初和WeWork就合并问题进行了谈判。刘表示,经历数轮谈判,双方在合作方向和股比问题上没有谈拢,氪空间希望的是类似滴滴和Uber中国的做法。WeWork方面不予置评。
 
  今年7月,英国房地产咨询公司仲量联行发布了一份亚太区灵活办公报告。报告预计,到2020年,灵活办公空间(包括新兴的联合办公和传统的服务式办公)将占据一线城市甲级写字楼4.6%的面积和二线城市2.8%的面积。届时,中国前20个城市的甲级写字楼中,将有17%有联合办公企业入驻,比2016年的3%有大幅提升。报告显示了尚未开垦的巨大市场。
 
  一位国内的联合办公创始人认为,互联网思维打法,快速拿项目,通过低价出租让空间数量、收入不断提高,是WeWork以及国内多家联合办公创业公司共同的做法。“对于很多投资人来讲,它们在讲一个未来的故事。”
 
  “WeWork是个全球的网络,是全球会员体系的办公新方式。”弘毅投资董事长、中国WeWork董事长赵令欢告诉本刊,“在全球范围内,真正和WeWork竞争的公司还没有大量出现”。
 
  本地化尝试
 
  2015年9月的一天,正在前往北京机场的赵令欢,接到了一通来自时任高盛亚太区主席Mark Schwartz的电话,请他无论如何要抽时间见他们。这次Mark Schwartz来华,是同WeWork高管一同为入华做准备、寻找本土合作伙伴,他邀请赵令欢来聊聊WeWork这个项目。赵令欢临时改变线路,双方在四季酒店会面,聊了30分钟。正是这次会面,点燃了赵令欢对WeWork的兴趣。
 
  当年10月,赵令欢就第一次探访了WeWork在纽约的全球总部。这次探访和会面之后,弘毅投资与WeWork的工作小组开始紧锣密鼓地推进投资事宜。及至2016年春节假期,项目已推进到交割阶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