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联系我们 > 不想做个体户

不想做个体户

1993年从美国回来,史一兵盯上了用友财务软件。“用友的技术太落后了”,和史一兵一同从美国回来的同事说。史一兵也看不上用友财务软件。“第一,我们要将财务软件做到windows上;第二,用友的界面太死板,我们能让用户定制。” 史一兵和他的同事们信誓旦旦地要超过用友。
 
史一兵他们想得挺好,一做,才发现自己不行。“我们都没有多少钱,这么多年在美国,没挣到什么钱。”“我们也不是那种四处拼命搏杀的人,真要什么都不顾地做事情,大家都心有余悸。”
 
虽然心有余悸,但又总有那么一点点不甘心。在这种复杂的心理下,1994年,史一兵他们发起成立了上海康微计算机软件公司。史一兵这些人出资50万元,占康微70%股份,软件研究所占30%股份。
 
在康微中,个人最高认购股票为2万元。史一兵认购了2万元。之所以给研究所30%股份,是因为史一兵他们还想算是研究所的人。“我们不想独立出来创业,这可能跟每个人的个性有关。不是每个人都能创办一个公司的。”“但我想做点事情,从某种角度来说,我还是比较保守,我不喜欢个体户的感觉。而且,我是学软件工程的,那时候,自己开公司通常都是通过公关和个性化服务卖PC。”
 
康微做不大,上海市政府有些着急。它先让自己的科技投资公司投资进来,但觉得仅有政府的钱还不够,上海市政府将上市公司申能强拉了进来。“申能当时并不是很积极,因为它根本没搞清为什么要投以及如何投。” 
 
史一兵他们当然急切地希望有投资进来,在这种情况下,康微接受了最苛刻的融资方案:先将康微清算,只算有形资产,无形资产全部不作数。
 
到1995年,康微做了一年,有形资产做到了近100万元,史一兵两万元入股分到了3.5万元。然后重新注册万达,大家都用现金投入。一共2200万股,给员工留了500万股。软件所占200万股,申能和政府的投资公司各占800万股和700万股。史一兵个人当时投了10多万元,后来增加到了90万元。有政府作为后盾,史一兵敢投。
 
上海市政府要求投资方不能按照传统的方式管理万达,不能派财务总监,要允许万达三到五年内亏损、打基础。股东当然不听这一套,在他们看来,投资就得有回报。
 
史一兵一开始很高兴,觉得有了钱,就可以大张旗鼓地做财务软件了,后来,他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天真。“做财务软件,需要大投入,大投入当然有风险,一下下去几百万元都可能泡汤,而结果什么都没得到。”股东不允许史一兵这样玩,史一兵也没坚持。在这种情况下,他们只好选择了做一单赚一单的系统集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