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公司新闻 > 称这依然是阿里巴巴的未来计划

称这依然是阿里巴巴的未来计划

  从9月17日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起,马云连续4天出现在5场大型活动上,发表4次公开演讲。末了他还在中秋飞到纽约,参加了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会议。
 
  这一切发生在他9月10日突然宣布退休计划的一周后。当时马云先后对彭博社和《纽约时报》宣布了即将交接公司职位的计划,随后在教师节当日公布将在一年后卸任董事局主席,2020年连不涉及日常管理的阿里董事会席位也要放弃。
 
  身家超过400亿美元的马云是今天中国最富有的人,他从不吝于暴露在聚光灯下,发表自己的意见,对商业、对时局、偶尔还对历史。
 
  但相比以往,马云过去一周的行程还是格外丰富且高调。17日人工智能大会、18日阿里全球投资者大会、19日云栖大会、20日夏季达沃斯,中间还接受一次新华社专访。从阿里巴巴自己的活动,到官方背景的行业大会及国家媒体的专访,再到需要出境参与的联合国活动。
 
  一周的密集曝光里,马云想说的东西也有很多。
 
  马云宣布将很快从阿里退下之后,《阿里巴巴:马云的商业帝国》(Alibaba:TheHouseThatJackMaBuilt)一书的作者邓肯·克拉克(DuncanClark)评论说,“不管他愿不愿意,他都是中国私营经济健康程度和远景的一个象征。不管他乐不乐意,他的退休都将被解读为不满或担忧”。
 
  的确值得担忧,方方面面。阿里巴巴是中国市值最高的私营公司,也是中国最大的上市公司,它象征着过去20年中国经济最有活力的部分,而中国恰好赶上了私营经济最尴尬的时间。
 
  更直接的担忧体现在阿里巴巴本身。尽管马云早就开始所谓“传承”计划,将CEO一职与公司日常管理转给张勇已有3年,但再大的公司也架不住政策上的不确定。一度看上去无人可以挑战的腾讯,在游戏管制收紧半年内,市值已经减去一万多亿港元。
 
  退休消息未正式公布,消息出走的9月7日起,阿里股价就一路下跌。教师节马云宣布退休,阿里股价盘中一度下滑4%,市值蒸发约150亿美元。当天阿里系股票应声下跌,阿里健康(港股)跌超6%,高鑫零售及阿里影业一度跌超3%。A股市场超过40支阿里巴巴概念股集体下挫,仅青岛海尔和石基信息两只与阿里关系不大的个股保持上涨。
 
  4天内出现在多个公众场合,本身就是对外界担心的直接回应。马云申明,退休并非一时兴起。
 
  他说自己从2009年探索合伙人机制起就思索传承计划,把公司做到102年,不能仅仅依靠创始人。张勇和阿里培养的领导人团队,已经和马云、和公司创始人保持着一样的价值观,“只要它们不摇晃,阿里就不会摇晃。”
 
  阿里也不再需要马云参与具体工作。马云说他曾经有60天没有出现在公司,也没有接到办公室打来的电话。2013年陆兆禧就接过马云的CEO职务,2015年接班人换成张勇,阿里实际的控制权已经交给张勇。最近一份季度财报显示,阿里获得620亿元营收,创下三年来增速新纪录。最近两年阿里的营收增幅保持在50%以上,新的财年增长目标进一步调高到60%。
 
  退休也无人强迫,更和政治毫无瓜葛。“中国的政府官员打电话给我,”马云在投资者大会上用英文说,“他们问我说你疯了吗?发生了什么事?有什么可怕的事或者你生病了吗?我说完全不是。”
 
  马云在今年的达沃斯论坛。图/世界经济论坛马云在今年的达沃斯论坛。图/世界经济论坛
 
  “也有海外的传言说是因为政府想要赶我走,如果你不想离开,没人能强迫你是吧?这和政治没有一点关系。”
 
  达沃斯论坛上马云重复了类似的话:“谣言挺多,说我被逼,因为经济形势不好,因为政府看不下去了,还有说要准备跑的,反正各种都有。”马云说要学会“在谣言中游泳。”
 
  但创始人的光环会始终伴随,马云一方面说要完全放手“不可能回来”,另一方面也说自己“从没有离开”,依然会关心阿里巴巴的一切,依然会碰上问题与他们交流:“要说我今天彻底不管了,彻底不关心了,我个人觉得我都不相信,我依然爱它……我相信哪怕我眼睛闭上这一天我也会高兴。”
 
  阿里的未来是一个20亿消费者和1亿工作的数字经济体
 
  “当阿里巴巴董事长、CEO是非常不容易的,因为他处理的不仅仅是商业问题。”马云在达沃斯论坛上说,阿里业务之复杂、规模之庞大,更要把使命当做真使命看。
 
  关于阿里的使命,2017年马云在阿里周年庆上曾说,阿里是一个超脱公司的大型组织,已经形成了一个横跨商业、金融、物流、云计算各个领域的独特的“数字经济体”。
 
  而阿里要在2036年建成“全球第五大经济体”,经济体的使命是解决全球1亿个工作机会,服务20亿的消费者、为1000万家中小企业创造盈利。
 
  马云也在2017年致股东信中重提经济体,说要让中小企业、年轻人和妇女都能够公平地享受金融服务,也谈了在农村和贫困地区的商机。
 
  2017年阿里巴巴全年GMV3.767万亿元人民币(约5495亿美元),差不多是全球第23位经济体,超过瑞典当年全国GDP总额。
 
  经济体的说法像是“天下没有难做生意”的升级版,马云解释说,公司只用考虑自己的利益,只需要赚钱,经济体要承担社会责任。公司和经济体不是规模和利润的差别,而是担当和责任的差别。
 
  在让股东放心的投资者大会上,马云再次提到了数字经济体,称这依然是阿里巴巴的未来计划,并且目标依然定在20年后——到2020年GMV达到1万亿美元,到2036年阿里巴巴服务的消费者将从6.4亿增加到20亿,从服务1000万中小企业到1000万盈利的中小企业,创造的就业机会从3600万增加到1亿。
 
  芯片和新制造,阿里是一家技术公司
 
  除了讲宏观愿景,马云也给阿里的未来提出具体目标,做一家技术公司。
 
  今年云栖大会阿里宣布成立了一家芯片公司,马云在这场活动上说中国的芯片技术和发达国家有巨大差距,而中国有巨大的互联网用户市场,有庞大的数据基础,本应该掌握主动,在芯片领域“弯道超车”:“数据是生产资料,云计算是生产力,互联网是生产关系。”
 
  马云在19日云栖大会上。图/视觉中国马云在19日云栖大会上。图/视觉中国
 
  阿里的技术故事中,芯片到大数据到云计算,最终都是为“新制造”服务。2016年马云提出“5新”的新零售概念,然后阿里自己造了超市,帮助小商户改造。现在这个概念升级到更大的角度。
 
  不过就像新零售本身让人捉摸不定,马云对新制造的描述也并没有具体定义,他说新制造“不是互联网企业和传统行业结合,也不是一个产品中加上芯片。新制造的标准需要考虑是不是按需定制,是不是个性化,是不是智能化”。
 
  他警告“未来10-15年制造业会非常痛苦”,以前流水线五分钟可能生产2000件同样的衣服,今后五分钟要生产2000件不同的衣服。“新制造不是实体和虚拟的融合,而是制造也和服务业的完美结合。”
 
  芯片倒是最为具体的技术业务。马云对芯片的关心起码从4年前开始,今年4月,马云在早稻田大学参加一场学生交流,说过去4年阿里收购了5家半导体公司,今年又收购一家本土公司杭州中天微系统。
 
  做芯片的动机,一方面是公司要未雨绸缪,马云在达沃斯论坛从芯片谈到公司未来的发展危机:“如果你不思考明天,至少明天有十个灾难你想到七个八个你把它消灭掉。”
 
  做芯片也上升到了地缘政治层面,在日本他说:“美国抢占了先机,芯片市场完全由美国人控制,如果他们突然停止销售芯片意味着什么,你们心理清楚。”当时美国刚宣布对于中兴的制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