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公司新闻 > 中国羽毛球队的实力出现下滑

中国羽毛球队的实力出现下滑

  正如此前所说,各个管理中心的人事变动是惯例,而这次之所以引起外界关注,主要是因为乒羽是中国体育序列的特殊地位造成的,特别是乒乓球的国球地位,使得这次变动显得很显眼。
 
  羽毛球先从总教练负责制改为了单打、双打主教练分别负责制,李永波这样的教父级总教练先“下课”;而现在轮到了乒乓球的刘国梁,他也离开了自己耕耘多年的队伍。
 
  乒羽中心以往给人的印象是,中心主任面对两个总教练,乒羽两边都自承自己的人员体系甚至走过场的人事权甚至——“延伸出的财权”。职能部门在管理、监督和服务于运动队上,有弱有强,不能完全做到覆盖。
 
  以李永波为例,在他带队之前,中国羽毛球队连奥运会金牌都拿不到,他带队后,确实将中国羽毛球推上了巅峰。虽然也引起了一些教练员和球员对他的不满,但是竞技体育是以成绩为一切的基础。就跟将军打仗一样,能打赢是一切的标准,其他的都能掩盖。但是随着新的周期的来临,中国羽毛球队的实力出现下滑,女队无论是女单还是女双都退化较为明显,这样以前掩盖的矛盾都开始显现,李永波被调整也就不难理解。
 
  乒乓球这边4月公布了总教练以及教练竞聘结果,6月就推翻了,这本身就说明了这一竞聘的结果或者过程让上面不是很满意,要对乒乓球队“动手术”。孔令辉被告只是一个导火索,是乒羽中心整体进行整顿的一部分。只是此前先紧着羽毛球整顿,乒乓球整顿按照羽毛球的思路来,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。
 
  这次的2大总教练负责制变成了4位主教练负责制,使得一个中心主任“相爷”在以前面对两个手握重兵的大将军颇多掣肘,而现在大将军变成“车骑将军”,分割权力,都向中心主任负责,强化了中心主任职能部门管理权的一个标志。
 
  如前所说,这次人事变动是总局下属管理中心人事大范围变动的一部分,有乒羽中心的小环境,也有整体中国体育部门变动的大环境因素存在。
 
  这一变动从去年奥运会后的10月就开始了。苟仲文去年11月代替刘鹏出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、党组书记、乃至2022冬奥会组织委员会执行主席,12月28日又当选中国奥委会主席。
 
  去年10月,河北省委副书记赵勇调任国家体育总局,12月出任总局副局长。今年5月前北京市体育局局长、2015年开始担任总局局长助理的李颖川出任副局长、5月另一位总局局长助理高志丹上任成为了总局副局长的另一个人选。
 
  这次总局管理班子的变动,除了刘国梁转岗外,其实引人注目的还包括杜兆才和雷军。有趣的是,这两人都担任过中国体育序列里一个并非出身于乒羽、跳水、举重等六大黄金部队的手曲棒垒中心主任(副主任),有点像从云贵调一个总督或者提督到直隶担任总督或者提督。
 
  20日,国际田联执委、田径管理中心主任杜兆才出任了中国足球协会党委书记,而他的另一个重要身份还是总局局长助理。
 
  众所周知,在总局副局长中,每一届都会有一名主管竞训的领导担任副局长,比如以前的崔大林、现在的蔡振华,而杜兆才也是主管竞训的业务官员出身,总局局长助理一般也是通向副局长职位的重要阶梯。
 
  杜兆才原来是辽宁省曲棍球队主教练,在2008年担任手曲棒垒中心副主任,主管曲棍球。他震慑金昶伯,调解教练和队员之间的矛盾非常成功。把原本是边缘项目的女曲提升到了世界强队,随后调任田管中心当主任。
 
  在田径项目上,中国男子百米出现了实力的提升,杜兆才上任就强调主抓的接力项目,也打破了亚洲纪录,获得了世锦赛的银牌。
 
  此外,在女子铅球、跳远、竞走等项目上大力引进外教,强调田径要走出去的目标。这次在里约,其他项目滑坡的情况下,竞走拿到了两块金牌,加上2015年北京田径世锦赛的成功,杜兆才发挥了自己的管理能力。
 
  当然,党委书记这个职位,在管理部门可大可小。马文广在举摔柔中心当主任,频频出镜。到了拳击跆拳道中心当党委书记后,就几乎销声匿迹。不过杜兆才这个党委书记看来并不是虚衔,毕竟有总局副局长助理的“补子”在。
 
  和杜兆才一样,出掌乒羽中心主任的雷军此前是手曲棒垒中心主任。他们都不是出自乒羽系统或者举重、跳水等总局体育六大黄金部队,而是较为清水的衙门,人事关系纠葛少也许是关键。
 
  中国国家体育总局作为竞技体育的管理职能部门,显然在2008年加速的惯性后,正在进入减速期,各个运动队的成绩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滑坡。足球改革几年喊一次,中超火了,但是实际水平却没有得到提升,青训也看不到一个喜人的结果。
 
  2020年东京奥运会,日本凭借东道主之力,在增加的金牌数上,如棒垒球、空手道、柔道混合团体等项目,直接就增加了10枚以上的金牌,正在准备借助东道主之势,于主场逆转中国亚洲老大的地位。
 
  此外,能不能借助2022年北京-张家口冬奥会,将中国的冬季项目提升水平、上一个台阶。将一些短板运动开展起来,实力弱的提升起来,未来的5年是关键。
 
  2008年奥运会时好用的管理体制像一架运行良好的先进机器,运行了9年之后,为了跟上时代要做升级了。所以,总局各个部门从上到下的人事变动,也是为了让2008年之后,已经固化的中国体育管理职能部门齿轮,能够活动起来。
 
  当然,不能说这种人事变动和管理序列的改革就是一定正确的,只能说是换一种思路,理顺关系么,一切都要看成绩说话。成绩好了,这种改革就是好的有效的,将以往沉荷的人事关系,进行了疏通,成绩不好的话,肯定还会有改变。